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
散文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心情日记 > 生活日记 > 正文

闪亮的回忆

来源:sanven.cn 编辑:散文小编 时间:2021-05-19

闪亮的回忆

三十五岁,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悠悠而长,对于我来说,短暂而快乐。经过了三十五年的春夏秋冬,我收获了三十五个丰硕的成果,却经历了三十五年的重新轮换,脑海里刻满了闪亮的回忆。

我小时候大概六岁。我回到了我的家乡。那是一条用黄沙铺成的乡村道路。那是一所堆满了泥的房子。它神秘而古老。有一次在墙缝里挑出一条绿色的小蛇。我的小手被胡椒树下刺穿了。两株老榆树被一块白色的阴影布拉着。电影将在村子里上映。年轮慢慢循环到年底,我在县城上学,回到了久违的家乡。过年后,期待已久的一天终于实现了。怎么才能不激动?家里人嘘寒问暖,夸我长高了,懂事了。父母忙着整理家居用品和年货。我爷爷是村里最老的。每到过年,村里的老幼都来我们家磕头拜福。大家挤门槛。

元旦,尤其是第一天晚上,热闹非凡。辛苦工作一天后,我父母上床睡觉了。我小时候,贪玩,跑出去找小伙伴。我手里拿着沾着木棍和棉蜡的蜡烛跑到村中央,一群朋友围了过来,笑着,跳着,跳着。蜡油和烧焦的棉花一起滴落到地面,落入沙子中。我们赛跑、跑步和跳跃...声音很大,整个村子都能听到。

元旦那天,村里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来到我们家,大多数是男人。他们给族谱磕头,然后敲了我爷爷一下,问他身体好不好,说“新年快乐”。转着脚出了家门去别的院子拜年,一连好几天都是这样。

元旦16,村民们按照历年来“抛掉一切疾病”的习俗早起,我跟着大人跑。每隔几百米,我就拉些柴火,烧一片灰烬。我们围着村子跑了好几次,说了很多吉祥的话驱走一切疾病,我却一点也不觉得累。

后来长大了,父母为了我们孩子的未来,不再回家过年,爷爷搬到县城。记得过年的时候爷爷领着我,戴着蓬松的军帽,挤在人群里。县城的街道宽阔开阔,但过年人多,我就拽着爷爷的衣角,一步一步往前走。突然。一个老乡认识了我和我爷爷,老乡亲切地和我们打招呼。他想买冰糖葫芦给我们吃,爷爷婉言谢绝了,因为爷爷知道家乡的情况并不富裕,“礼重于义”,连文化程度不高的爷爷都知道。

像往常一样,年轮又开始转动了。我已经从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成长为一个凡事都很成熟的女强人。我经历了新年的喜悦和操行。

现在还是忘不了除夕走在街上。虽然来来往往的人很多,但还是从陌生的面孔中感受到亲切,感受到新年的新鲜感。高中毕业后,我考上了一所鲜为人知的学校。当时我学历很低,没有去外省工作。这不是人类遗憾的大事。反而成了年轮的一个刻痕。当我仰望天空中的烟花时,我被盛开的明亮的珠子深深吸引,它似乎代表着未来,象征着我已经到达了幸福的彼岸。

过年的事情在我脑海里历历在目。它们就像刻在戒指上的重墨痕迹,永远无法抹去或清洗干净。

上一篇:父母的相思病
下一篇:没有了
随机推荐文章

散文网 sanven.cn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© 2018-2021. 散文网(www.sanven.cn)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 蜀ICP备13001349号

散文网 - 散文精选,美文欣赏,文章阅读,日志大全,情感故事,经典句子,心情日记,图文欣赏 - www.sanven.cn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