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
散文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散文精选 > 情感散文 > 正文

一次相遇,一次缘分

来源:sanven.cn 编辑:散文小编 时间:2021-07-09

一次相遇,一次缘分

一次相遇,一次缘分,你最终会成为一幅画卷;一个老人,一句话,我会花时间给你留长发和腰。

深情的微风已经失去了三月的影子,养肥了四月的枝叶,但是在这片有河流的土地上,在这个绿油油的季节,我还是觉得,这个清爽的四月,似乎少了什么——一片绿色的竹叶。

怀念家乡的那片竹叶,因为心里的纱窗墙上总挂着一幅画——一抹温暖的阳光,一片翠绿的竹林,几只快乐的小鸟,一片绿草,一个瘦弱多病的老人……

记忆中,明媚的阳光照耀着景颇族居住的小村庄。混种的树木形成了一片森林,被独特的稻草房子紧紧包围着。路边一丛丛又粗又高的龙竹相拥,争夺这片沃土的营养。每一根新竹在风中以强势的姿态立着,不停的摇晃;绿色的竹叶在风中沙沙作响,落在老竹身上,浓密的竹叶落下来,以至于竹尖弯下腰,低头看着脚后跟下的草地。几只小鸟在细细的竹条间跳跃着,欢快地歌唱着,两只麻雀则不停地叽叽喳喳,偶尔还会回头互相啄几下,呈现出恩爱互爱的景象。

一个没有刘海,头发盘着一个发髻的50岁男人,静静的坐在竹林边的草地上。黑框,双眼皮,大眼睛,眼睛有些暗淡。相当大的鼻梁,尖尖的下巴,牙齿不是很白但很整齐,暴露在嘴唇之间,唇线分明。穿着一双简约的黑色人字凉鞋,穿着一套带有深色暗花的景颇筒裙。长裙紧紧地夹在两膝之间,露出两条修长的小腿。左手放在右膝盖上,右手托着下巴,呼吸似乎很沉重,但他还是歪着头微笑着听着竹林里鸟儿的歌唱,用心感受着鸟儿的快乐。听说这片竹林,老人,多年来一直是这个村子这条路上的一道风景。经过一场缘分,变成了画卷,停在了心里。

由于老人多年前患有严重的哮喘,他不能去厨房为家人做饭和炒菜,也不能在田里工作。天气晴朗的时候,我经常拖着瘦弱的身体在家门口的竹林边散步。万一身体不好,一个人会坐在这片竹林旁边的草地上休息,以减轻哮喘的痛苦。这位老人以自己独特的方式爱着他的家人。每当生病的时候,他一个人坐在这里,从竹林里张着嘴喘着气,不停地擦着嘴里的痰,喉咙里忍不住呼吸,呻吟。一口气就是三两个小时。生病的时候千万不要让孩子靠近自己。我总怕孩子看到自己的痛苦,也怕我的病传染给家人。后来,老人习惯了安静地坐在竹林旁,既可以避免厨房油烟的折磨,又可以远远地看看穿梭在田野里的村民。也有利于缓解老人担心孩子会染上自己的病。而且,就是这个体弱多病的老人的那句“喜欢女孩子的长发”,让我为了老人的那份,喜欢了长发二十多年。

认识的老人应该追溯到我青葱岁月。一次邂逅,一个男人,一段恋情。偶然让我认识了老人。

19岁花季,同龄的朋友,像春天的桃花,早早向青春的陌生人开放,学着在镜子里飘着长发,摸着眉毛和嘴唇,像蝴蝶飞舞,自由流动。但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牛仔,短发,轻装上阵。就像我家门前的无花果树一样,我把叶子留在风中看不见花...可能是因为我的家境吧。我小的时候一直喜欢剪短发,买男女都可以穿的牛仔裤,把自己打扮成男孩子,既节省了梳头帮家里做家务的时间,也让我和弟弟分享牛仔的惬意。直到遇到一个喜欢坐在竹林下看风景的老人,我才学会让自己留长发。

老人是我男朋友的妈妈。

那一年,我去拜访男朋友,放了十天假。当我羞涩地走到一个蘑菇头短裙的老人面前时,老人微笑着看着我,眼里充满了无尽的喜悦。老人很善良。女儿结婚早,老人现在是家里唯一的小三。老婆和两个儿子每天都在几十亩田地之间奔波,我的到来无疑给这个家庭增添了不少奇怪的气氛。

老人没病的时候,也喜欢孩子们围着聊天。偶尔会问一下家里的情况。老人每天起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坐在门口的长椅上,把前一天捡的发髻摊开,慢慢梳理瀑布般的长发,然后再捡起来。将缠在梳子上的落发捋整齐,与最后一根落发绑在一起,放入漂亮的国风包里。五十多岁的老人身体不好,但是他的长发很黑,几乎找不到白发的痕迹。

相处了几天,渐渐喜欢和老人一起沿着竹林的小路散步,和老人一起坐在草地上看风景。我喜欢为老人轻轻地梳理我的长发。老人说话的时候,停下来慢慢地吸了几口气,喉咙里发出了几声轻微的呻吟声。即便如此,我还是喜欢给我讲村子里的故事,讲孩子的故事,讲自己和妻子小时候的故事。他还告诉我景颇族的小吃怎么做,偶尔还教我几句景颇族的日常用语。每次说几句话,我都停下来喘一会儿气。老人喜欢我安静的听她说话,喜欢我卷着舌头看我学景颇,喜欢我给她做的清淡食物。

十天假期转眼就过去了。当我拾起我的心,告别我男朋友的家人时,老人让我儿子给我带来许多长在我自己树上的水果。

在竹林边上,老人举起瘦弱的手臂,抚摸着我的短发,笑着对我说:“姑娘,安心回家工作吧,梳梳你的长发,我喜欢姑娘的长发飘飘。等待来年金秋,给儿子梳个漂亮的新娘头,做我媳妇。“我不忍心让老人看到我临别的眼泪。我假装微笑,潇洒地挥挥手,和老人说再见!

一个人的一生,没有人可以衡量长边和短边,“距离”在我的爱里不产生美。最后我没让老头看到我给他梳新娘妆。我只是在后来的日子里逢年过节给老人打电话,捎去一些祝福和问候;但是为了老人的话,我的长发从此飘动到腰间。

五年前,老人的儿子突然打电话说老人去世了。他一直说希望我在他死前一周回去见他。鉴于山高路长,儿子没有实现老人的愿望。他只是在老人去世的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,传达他临死前对我的思念。相隔千里,我不能走最后一趟去找老人。我只是轻轻的把为老人话语梳理的长发展开,慢慢的梳理,拢在一起。老人坐在竹林边看风景的照片出现在他面前...

也许这辈子,我还能看到绿色的竹林和竹林里歌唱的鸟儿。但是我永远看不到老人气喘吁吁地在竹林边看风景。每到绿叶缠绕枝头的季节,我只能为那位有灵在天,安息在低吟的老人,烧一柱香;只为老人的那份爱,永远长发飘飘。

一次相遇,一次缘分,你最终会成为一幅画卷。一个老人,一句话,我给你长发和腰,永远,永远!

上一篇:搁浅的岁月,幸福就在身边
下一篇:没有了
随机推荐文章

散文网 sanven.cn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© 2018-2021. 散文网(www.sanven.cn)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 蜀ICP备13001349号

散文网 - 散文精选,美文欣赏,文章阅读,日志大全,情感故事,经典句子,心情日记,图文欣赏 - www.sanven.cn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