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
散文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散文精选 > 伤感散文 > 正文

带着淡淡的落寞和暧昧

来源:sanven.cn 编辑:散文小编 时间:2021-08-21

带着淡淡的落寞和暧昧

大学第二个月,我才知道这不是我的天堂,我活的一团糟,疲惫不堪。当我坐在教室里时,我感到绝望。这个空旷但巨大的地方包含了如此多的空虚和孤独,以至于我一次又一次地退缩。

当时我的心在寻找出口,试图穿越这深深的悲哀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我对自己,对生活心灰意冷,让他们继续惨淡经营。我想也许爱可以带我穿越这片浩瀚的海洋。我总是对爱情抱有很大的期望,尽管它从未实现。但是,亲爱的,它没有来。

初二,我像过家家一样玩“早恋”,一个很有潜力发展成终身知己的男生。他在一首诗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。不知道是不是抄袭。之后每天写一封信,写几个笔记,靠同桌“鸿雁传情”,没有什么无话不谈的交流。“恋爱”一年,我们没有约会,没有牵手,甚至拒绝多说一句话,所以我怀疑我根本不是那个在言语上仰慕他的女生。后来我因为一件小事结束了这段无聊又无趣的“恋爱”,他很配合。然而我们之间其他的默契都消失了,让我难过了好一阵子。但是我一上高中就忘了这个人,这个叫尤英的人,忘了他浪费了我的日记。我甚至忘了日记放在哪里了。所以我觉得自己很多愁善感,很愧疚,就像欠了爱一样。

但是玉子不这么认为。玉子是我的“青梅竹马”。我们一起在同一个小院子里长大,一直到16岁。玉子知道这件事的全过程,他不喜欢尤英,因为尤英成绩好,难免有点自大,而玉子就是典型的差生。那时,玉子倾向于另一个喜欢我的男孩,一个喜欢给我唱歌的男孩。他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,也是我的好朋友,但是他的成绩不好,不懂诗。他能给我快乐,但不能给我默契。他初中一毕业就出去打工了。高二下半学期,突然收到他的信,欣喜若狂。他说他回家了,拿到了我的地址。几封信下来,我们都没有热情去谈一些模糊的话题,然后自然就失去了联系。

我一直在想,初中的时候我是不是就知道那个时候的爱情。但我不后悔有那个故事,那是淡淡地勾勒出来的,带着淡淡的落寞和暧昧。

高中的时候,我暗恋了我们班的“头号帅哥”大概三个月。因为三个月后,我喜欢上了另一个人,三个月后,我开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。“头号帅哥”最酷的一点就是他的三分球漂亮精准,除了长相帅气,成绩突出。玉子参军前来看过我。看到“头号帅哥”后,他劝我:“这样的人能看上你吗?趁早放弃!”我嘴里含着一颗牙大骂“滚蛋”,这是一次漫长旅途的告别。但是在“头号帅哥”对我产生兴趣之前,我对别人也产生了兴趣。他的名字叫谢亮。

我第一次见到谢亮时,他正在用我的抹布擦桌子。我说:“嘿,我的抹布。”他就站在那里,坐在那里,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。后来他坐在我后面,我才知道他刚和女朋友分手,整天一副可怜相。我自然扮演救世主的角色,试图拯救一个受伤的灵魂。谢亮实际上根本不是一个好公民。他打架、抽烟、喝酒、赌博。用他的话说就是“五毒俱烂之人”。然而,谢亮也拥有坏男孩的所有优点:邪恶的微笑、专注的眼神和大胆的态度,这些都会让女孩开心。更何况他聪明,成绩好。他喜欢诗歌和我的文字。他会给我洗碗,给我买药,给我讲课。他就像一个真正的好人。他给了我最灿烂的时光,让我的姐妹们羡慕不已。然而,玉子说我们不会有一个好的结局,事实真的和他预测的一样。谢亮给了我无拘无束的快乐,也给了我无法逃避的痛苦。他们两个都让我措手不及,让我还没来得及思考就长大了。

和尤瑛分手的时候,写了很多日记,一直保存着。过了几年,我把他们翻出来笑死了。和谢亮分手的时候也写过很多日记,但是写的时候撕啊撕啊撕,哭啊撕啊撕,以至于后来再也找不到什么词来祭奠当初的悲伤。我只记得我很累,冷静下来的时候,我好像大病初愈,对生活漠不关心,对爱情厌倦。我明白我注定只是谢亮生命中的一个过客。虽然我希望用我深深的骨头记住他,但他没有给我足够的时间。于是他就像是我身上的几个纹身,痛苦过后成了我的印记。他张牙舞爪的提醒我当时的痛苦,让我心有余悸。

现在我不记得你应该和谢亮在一起的样子了。我从来没有向你要过照片,但是有很多谢亮的照片和他的单幅照片,但我以一场比赛结束了它们。于是它们在我的记忆中变得越来越模糊,最后只剩下一个长长短短的影子,串联着我的青春。

高三的时候,班上的“头号帅哥”和“四大美女”之一走到了一起。这似乎很突然,因为他们之间没有迹象表明他们有发展的趋势。当时爱情盛行,大家都在高考的压力下挣扎。如果他们想借东西,他们可以逃避,逃避,忘记。那时候的“头号帅哥”总是一副穷酸相,头发凌乱,短胡茬。有一次我恶毒地想,他真的像个刚放出来的犯人。其实很多姐妹都同意,同时也为帅哥的堕落而痛心。但是,“帅哥美女”依然是无可争议的最佳组合,也是我们班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的完美诠释。但是,高考结束后他们没有联系,所以没有经过任何仪式就宣布了这段爱情的结束。虽然在我看来,他们好像从来没有谈过恋爱。

另一个追过我的男生,于伦,然后转向我们班那个长发美女。长发美女喜欢姐姐的男朋友,长得像绝配。后来她姐姐也知道了,当然也没说什么。后来,她成了于伦的女朋友。于伦受宠若惊,对长发美女特别好。当时我很荒谬的想,如果当初选了于伦,也许我就是今天那个快乐的公主,但是我知道长发美女是不会觉得快乐的。有人称她为“冷美人”,她与莫莫在心里坚守着某种防线。高考结束后,她剪掉了长发。我们都以为于伦的幸福就要等了,不到一年就分手了。

我冷冷的看着这些人的爱,也许就像他们曾经看着我一样。这些虚假的爱情,就算两个人在一起呢?还是无法温暖和安慰对方。我们各持一端的爱,权衡彼此的重量,犹豫不决。也许有一天,某个人或者两个人发现对方不是自己爱情中的对手,于是转身就走,还没走到一起,爱情的绳索被割断却断了。

但是如果你有爱呢?在接近的过程中,我们不断的纠缠,纠缠,对抗。也许有一天我们的刺终于伤透了对方的心,于是对手输了,留下我们独自哀悼爱情,留下一生的孤独。

上一篇:在奈何桥上,我听到千千的叹息
下一篇:没有了
随机推荐文章

散文网 sanven.cn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© 2018-2021. 散文网(www.sanven.cn)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 蜀ICP备13001349号

散文网 - 散文精选,美文欣赏,文章阅读,日志大全,情感故事,经典句子,心情日记,图文欣赏 - www.sanven.cn

Top